假如沒有當官,他們可能是個好兒子、丈夫、好兄弟,乃至是成為一名傑出的工程師或文學家。冀文林姐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對外界說,“當初不如讓弟弟在家種地,為啥當官呢。”與此同時,媒體也披露了蘇榮主政江西時的一些細節。(綜合7月4日《北京青年報》、《南方人物周刊》)
  類似的話語,我們從官員們的親屬那裡聽過了不知多少次。出於對貪官的憎惡,公眾對此種“痛心疾首”都會表現得不以為然,甚至會怒斥其虛偽。不過,當心平氣和地將冀文林、蘇榮們的腐化軌跡進行梳理之時,也許會生出另一番感嘆。諂媚的下屬、不受控的職權,也許他們也是受害者?
  蘇榮剛到江西時,他對外界說:“我不是什麼新官,只是江西的一個新公民。”對於貪腐問題更是毫不手軟,到任後的第一個批示,便是查處撫州市政府原副市長邱火明案。在公開場合,蘇榮更是直言不諱批判官場陋習,“現在有少數領導幹部是典型的兩面人,在臺上人前是正人君子,滿口馬克思主義,在臺下人後卻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都敢做。”假如故事發展到這裡就此停止,這完全是一個清正廉潔、積極進取的形象。
  細細品味其蘇榮下屬們的所作所為,完全是現實版的官場現形記。蘇榮夫妻看上一個景區的風水,多年未修的公路立馬澆築;景德鎮燒制出了一塊玉觀音,當地的黨政領導為討好蘇榮老婆,竟親自上門索要;蘇榮的妻子喜歡畫畫,職能部門撥款上百萬成立瓷板畫研究中心。這些獻媚者的嘴臉像極了封建時代的奴才,就差喊“萬歲萬萬歲”了。
  如蘇榮主政江西期間,不切實際的搞一大四小,下麵的官員也沒敢說一個“不”字,而是為其政策積極地背書。這不禁讓人想起古代的一個典故,皇帝在朝堂上放了個屁,一官員竟立馬獻上一篇屁頌:高聳金臀,弘宣寶氣!依稀乎絲竹之聲,仿佛乎麝蘭之味!臣立下風,不勝馨香之至!皇帝聽了大喜,立馬加官進爵。雖然今天的官場沒有古時那樣的誇張,但根本上骨子裡是同一個內核。
  說到底,中國還是沒有形成健康的晉升制度和政績評價,乾的好不好全靠領導說了算,下屬巴結領導也就不難理解了。從民間流傳的順口溜可見一斑,“滿臉堆笑,目的達到;甜言蜜語,處事哲理。”“唯唯喏喏,大權好握;多唱贊歌,總有所獲。”“筷子一舉,可以可以;酒盃一端,政策放寬”等等。假如這些方面,都是百姓說了算,官員們自然會想方設計地巴結百姓,為人民服務的執政理念還會害怕不被貫徹嗎?
  談這些內容,並不是想為蘇榮們的所作所為進行漂白,而是想表明現今的官場風氣確實非常的污濁。蘇榮、冀文林們的腐敗案例提醒我們,打掃官場風氣的力度還應當進一步地加大,也應當儘快完善以百姓滿意度和幸福度為基礎的政績評價體系。
  文/吳治邦  (原標題:“蘇榮們”的基因反轉現象緣何層出不窮?)
創作者介紹

洗水塔

ya90yausr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